• 今天看到我写的这个,又想起来逝去的同事,这几天经常不自觉的提到她。。。。

    电话响了,她们问哪个办公室打来的,我总是不自觉的说是她的办公室。。。

    工资表和考勤表上还有她刚刚签过的名字。。。。

    去她们办公室拿东西,总发现她的桌子是空的,桌牌还在。。。。。

    电脑里还有她整理好的文件,是她习惯的整理方法。。。。

    一切的一切证明她不在了,可我们谁都不愿意相信。。。。

     

  • 新年新气象 - [会客厅]

    Tag:

    2010-02-18

    新年了。。。。我的本命年

    先祝大家新年快乐

    我又打算淘宝了,是红色内衣,呵呵

    这博我真是越来越懒的更新了。。。。

    等我空了再仔细说说我的打算

    总之,10年会是我很忙碌的一年,估计会买车装修房子搬家

    除了嫁不了人,其余的应该都会实现吧,哈哈哈

     

  • 我:我这水平考试能行吗?

    教练:差不多。。。。

    我:差不多啥意思?

    教练:就是还行。。。

    我:还行啥意思啊?行还是不行啊?

    教练:应该能行吧。。。

    我:到底行还是不行啊?

    教练:我被你叨念死了。。。。你考完试我非揍你一顿解解恨。。。。。

    我:我考完试就举报你,哼哼!

    (我们教练违规在驾校辐射6公里内设了个训练场,呵呵,不过这地方很好,从单位走路也就5分钟。)

    11月26号上午我考桩考和场地。。。现在我越来越没感觉啊,倒桩还是不稳定,不至于压线,但有可能罩线。。。

    坡道起步偶尔位置还停不准确,单边桥偶尔会有一个轮胎上不去。。。

    唉,真没信心啊。。。

     

     

  • 懒到家了 - [会客厅]

    Tag:

    2009-11-03

    最近懒死了。。。。

    除了偷菜,我别的啥也不想干

    学车有进步了,打算半月之后去考试呢,希望过关

    越来越短的博客。。。

  • 车技倒退中。。。。 - [会客厅]

    Tag:

    2009-10-20

    其实不应该算车技倒退,原本也没有车技之说

    我还是仅仅知道怎么挂1档,怎么挂倒档

    怎么往前开,怎么往后倒,至于走不走直线我完全没有能力去管啊

    昨天总共上车3分钟,倒了没3米,电话来了,让我回单位

    总不能这样下车吧,于是倒进车库,还算比较可以的

    再准备移库,完蛋了,直接把教练的标杆给撞倒了。。。

    非常大的声音,还加上汽车配合的憋死火了。。。

    教练居然没听到,愣是没冲出来看看

    我晕,于是,狼狈的下车逃回单位

    3分钟,倒了几米的车,撞倒一个杆

    这就是我昨天的学车记录

    今天还不知道能不能去呢

  • 学车第二天 - [会客厅]

    Tag:

    2009-10-18

    严格的说,今天早上上车15分钟,下午25分钟。。。。

    唉,人多的时候我主动让别人上车了,所以我一般都是看会人,然后溜回办公室偷菜,杀虫。。。

    再潜回,然后看看人还不少,又撤了。。。。

    今天还是有成果的,在一位老司机和一位比我学车长的师兄的教导下

    我确实进步了,能控制车速了,虽然控制的不太好。

    但我总结了,他们教的比教练强,所以

    教练今天有点火大,我不买他的帐了

    哈哈

    还有,我懒得换鞋,穿高跟鞋学的车。。。。

  • 学车第一天 - [会客厅]

    Tag:

    2009-10-16

    其实这不是第一天了,5月的时候我去学过的。。。。。可现在全忘了

    重新开始,也就是重新找离合器的感觉,汗,还是没有

    我难道脚太小真的控制不了离合器,还是腿真短够不着离合器?

    其实我看教练还没我高呢。。。

    中午练1小时,左腿要抽筋了

    还是控制不了车速,倒车的时候超猛的说

    准备一会再去练半小时看看

    我不会成为教练迄今为止最笨的学员吧?

  • 囤货的照片 - [梳妆台]

    Tag:

    2009-09-27

    在电脑里的照片,第一个送我妹用了

    第二个有3个不同的颜色,一个白色,一个浅粉,一个淡紫色。。。。

    还有一个什么粉之类的,散粉还是粉霜吧,我没找到照片

  • 我的隔离用完了,去功课了半天买了很多人推荐的CPB清爽隔离,真是好用啊,一天都是白白的。。。。

    今天早上用的,中午去菜市场(我臭美的去菜市场还打扮了半天),路上回来的时候我妹说你这次买的隔离不错,颜色很好,到现在都看你很白。。。

    原来我以前都是黄的????真晕

    这个隔离真的很清爽,一点不厚重,刚涂上去的时候发现很白很白,过一会就自然了,很自然地白色,我理屈辞穷了,就是清爽轻薄颜色正,嗯,就这么简单,表扬完毕!

     

    唉,我怎么写东西这么笨,两句话就没得写了。

    今天我把买了2年没穿的一条连衣裙拿出来穿了,还是去菜市场卖菜的时候穿的,我妹说这裙子太正式,没有场合穿,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宴会可以参加,就只能穿市场买买菜了。去单位怕太引人注目,我们领导要求上班时间穿工装。。。。

    算了,到此为止,我好笨,我还是去看大家的博吧。好没意思的更新啊,对不住看到的各位了...

    有人看么????

     

     

  • 为嘛?为嘛?番茄的博我进不去了。。。。5555

    谁给番茄递个话啊,我要去她家参观。。。。为啥把我给限制出来了。。。。5555555

    伤心啊,伤心、、、、。。

  • 无处可去 - [会客厅]

    Tag:

    2009-03-23

    ts的风波过去了,我忽然感觉到出去可去。。。。

    甚至懒得去熟悉的博留言。可见人的懒惰多么可怕。。。。

    好久不写博客了,因为懒,也因为每天都无聊到有很多游戏可以玩,也就为自己的懒惰找了借口——我得收庄稼,我得挪车。。。。而且我得工作,避免被炒。。。。。

    经济危机对我们行业的影响来了,那就是变的无比的忙,为了提高GDP什么都要追加投资。。。。干嘛不能为了提高GDP给我涨工资,要是给我涨工资,我立马学车买车,买好多东西,那带动起来的GDP指数也不少啊,真奇怪,为啥不能通过张工资增加GDP呢???

    不写了,我继续去忙。。。。为GDP服务去

  • 话说在老家农村住的时候,我姥姥家住在胡同最里面,五姥姥家住在胡同口,她家有个小阿姨只比我大两岁,所以我和小姨就是最好的玩伴。别看她只比我大两岁,她却很照顾我们,经常拿自己是长辈来严格要求自己,处处让着我们。当然她仅仅大两岁而已,其实也是一个小孩子,小孩子的天性还是有的,只不过年龄大点心眼子多点而已。这个小阿姨就是前面我说的因为要做跟我一样的粉裙子而回家哭闹过的那个。

    暑假里我们经常一起玩,平时我和妹妹两个不敢去村西头的菜园附近逛的,因为两边的玉米已经很高了,路也是土路,行人很少。那片玉米地还是很恐怖的地方,但如果小姨领我们去菜园,我妈和姥姥就答应,因为在他们眼里小姨是大人,大人出去还是比较保险的。

    有一天我们跟小姨去菜园摘菜,好不容易得到允许去禁地,我们自然很高兴,跑的飞快,摘完菜也不着急回去,趁机四处逛逛,找点紫豆豆吃,或者采点漂亮的花。菜园是一个大湾干涸了之后形成的空地,大家都开垦出来种了蔬菜之类的。这个湾以前的时候被别人采过沙子,所以有些地方就是很深大洞,洞口还有不少散落的沙子,这些洞口的周围都是野草丛生,有种野草叫做拉拉秧,这东西是爬蔓的植物,枝叶上都有倒刺,遇到身体就会拉出一条深深的血印,一般我们都绕着它走。但是往往因为它长的太旺,一般没人接近它,所以它密密麻麻的枝叶下面经常会挡着紫豆豆,于是每棵拉拉秧我们都拉起来看看下面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采沙的洞口也长满了这个东西,我和小姨还有妹妹三个人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地方,再说大人们不在,正是时候,平时他们都不许我们靠近洞口怕塌陷下去。在小姨小心奕奕拉开藤蔓之后,我们三个人一起发现了一个好大的甜瓜苗子,叶子不仅肥大,瓜蔓也是很长很粗的,而且上面开满了小花,我们仔细提起瓜蔓,发现上面想彩灯一样长满了甜瓜,那种翠绿的甜瓜!有那么一会,我们三个只知道笑,啥都不说,傻乎乎的笑了很久,我妹说“这么多瓜啊,咱们摘了吃吧“,我说“熟了吗?”小姨正色道“好像没有,要不然咱们让它继续长吧”。在权威人士小姨的决定下,我们觉得先不摘,等长大点了再来摘着吃。可是妹妹好像不舍得,于是我们就摘下来几个很小的给她玩。因为我们都知道一个瓜蔓上长一个能长大点,要是都留下所有的都长不大的。

    我们把瓜蔓轻轻放回原处,然后又拉过几根拉拉秧盖上,为了不让别人看到这里有翻动过的痕迹,我们还找了麦收时的麦秆撒了一点,这样打眼一看就是一堆疯长的拉拉秧。在做好伪装之后,我们三个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洞口。回家路上我和妹妹都说万一被别人发现摘走了怎么办?小姨说我家离这里近,以后我负责来看着它!听到小姨这个决定我们很是放心。

    自从那天之后,我们三个经常一起偷偷溜到那里趁没人的时候翻开看看,讨论一下瓜是不是长大了?是不是快熟了?这个甜瓜就是我们三个一个暑假的大秘密,三个人见面必定要商量去看看瓜,而且还约定好到暑假结束之前就去采摘下来。

    农村因为有麦假和秋假,暑假只有一个月,转眼快要开学了,我们三个人决定去摘回来吃掉我们的大甜瓜。到了洞口,发现还是和往常一样,拉开拉拉秧,我就发现怎么这次没有看到瓜?平时都是一眼看到它的!拉起瓜秧翻来覆去的找了好几遍,瓜不见了?!真的那个甜瓜没有了?结果的地方空空的,只生下瓜秧!小姨也奇怪,我们也奇怪,小姨说可能是被别人摘走了吧。这不是不可能,这是路边,机井就在附近,浇地的人可能正好看到了。我们三个当时别提多难过了,回家跟五姥姥说,也跟我姥姥说了,还跟我妈舅舅们都说了一遍,大人们肯定不在意,于是都说要吃瓜可以给你们买,瓜地里多得是!不就一个甜瓜吗?!

    在我们看来这怎么是一个甜瓜呢?这可是我们一个暑假的希望啊!大人们不会理解孩子的心情,虽然后来买了好多瓜回来,可是再甜的瓜我们也坚信不如我们找到的那个甜!这个甜瓜成了我和妹妹还有小姨每个假期都要回忆的事情,甚至后来的几年我们也经常去那里翻开是不是还能再找到一个,奇怪的是,那个地方竟然再也没有长出野瓜来!我们怀疑了很多人是偷瓜贼,呵呵,当然严格说来人家也不算偷!可在我们眼里,那个瓜已经是我们的私有财产了,谁都没有权利占有我们的东西!

    若干年后,我们竟然还会想起那个瓜——小姨结婚当妈后我们去找她玩,她说“你俩还记得咱们藏的那个瓜吗?”“当然记得,咱三个不是几乎天天去看,最后还没吃上吗?”小姨突然笑了很久,然后说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哈哈,其实那个瓜是我摘了吃了。”“啊??真的?你不是说不知道吗?”。小姨忍住笑:“其实再咱们去摘之前,我提前一天去摘了吃了。怕你俩怨我,我没敢说。而且你俩都没看出那个地方变样了呢,没看到麦秆都不在那里了吗,每次咱们都撒上麦秆的,那天我紧张的没撒就跑回家了”我们三个笑做一团:“小姨,你还真行,我俩那么听你的话,你竟然骗我们呀?哈哈,太好笑了”

    回家跟我妈说起此事,我妈说“小孩就是小孩,你小姨那时也是个小孩啊,可是你小姨过了10多年了为啥要承认呢?呵呵”。小姨为啥要说出这个秘密呢?估计也是对小时候的做法感到欠意了,不说她心里不舒服!

    如今做了妈妈的小姨居然把自己当年的“小偷”经历说出来,已经过了法律追溯期了。只是当时困惑了我们好几年的偷瓜贼居然是喊抓贼的人,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可怜我和妹妹太小居然没抓住这个愚蠢的小偷来!唉,小孩子真是单纯啊!

    我现在见了小姨依旧会提起偷瓜的事情,包括姥姥们和我妈见面也会说起小时候我们三个调皮和偷瓜的事情。在所有人看来,问题的性质不是偷窃,是小姨憋了10多年快20年了,竟然还说出这个秘密来!

  • 前面的回忆给大家的印象都是我的童年很快乐,很幸福,好像真的无忧无虑,没有一点可以担心的事情一样。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担心的事情,和最害怕的事情。我今天来写写小时候最怕的事情——挨打,而且是我妈打我们!!

    我的家庭是典型的严母慈父,我和妹妹一直都不怕爸爸,却非常害怕妈妈,从来都是跟老爸撒娇,都是欺负老爸,不敢跟我妈那样,几乎很少缠着我妈妈。

    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我俩都是喜欢跟老爸屁股后面。比如吃西瓜吧,我和妹妹可以边吃边把瓜子吐到老爸身上,老爸从来不说一句。吃到不好吃的东西,就直接给老爸吃。我们的要求他如果不满足,我俩会拽着他不让他走,跟他撒泼,他也是一脸笑容。农村里长幼辈分很严重,所有小伙伴的家里吃饭的时候都是爸爸先吃,或者好吃的要给当父亲的吃,孩子是不敢跟父亲多说话的,一般的父亲眼睛一瞪就可以吓的孩子浑身哆嗦。而这种事情发生在我家是不可能的。。。

    我记得唯一挨我爸的打的一次就是在姥姥家里。当时妹妹住院,妈妈陪床,我在姥姥家,晚上老爸去接我回家,我非要看完电视才走,那个时候电视好像10点多没节目了就是一片雪花,我非要等到雪花出现才回家,当时我大概只有7-8岁吧。爸爸可能是累了,也因为我本来就是犟,我就是不走,老爸一气之下用我的鞋子打了我的大腿一下,好像当时就肿了起来,姥姥生气的说了我爸。我大哭一场,最后还是老爸背我回家的呢。不过看得出来老爸当时很后悔,现在说起来也有点心疼。

    接下来进入正题,说说挨打的事情。我俩一直怕妈妈打我们,因为我俩只要不听话,或者在外面疯很晚还不回家,我妈就会每人凑几巴掌。那时候肉嫩,每次我俩都要哭。即使哭了,我俩还不认错。于是我妈更生气!经常是我俩在外面高兴的玩,一到天黑,就开始发愁回家的事情,因为自己心里很清楚,又玩的太晚了,回家又要挨揍了。每次看到天黑了,我俩都不敢直接回家,知道回去不是挨批就是挨打,一般都是跑到姥姥家避难,希望姥姥送我们回去。可是姥姥有时候忙,要让我们等她忙完才能送,于是我俩就特紧张等,那个紧张没法形容。呵呵。。。我家跟姥姥家房子虽然紧挨着,但要回家要绕一大段路。如果这个时候听到我妈在家里喊我俩的名字,我俩就很清楚这次回家必定要挨批了,而且有90%的可能要挨揍。我姥姥又是也说快回家,这么晚不回去,你妈又要打你们了。我俩就赶紧往家走,还在路上说要是爸爸回来了就好了。因为我们知道只要老爸回家,我妈是连我们的汗毛都够不着了。

    很多时候回家是必须挨打的,一般一人屁股上挨2-3巴掌也就完事了,然后我俩就特老实的帮妈妈烧火,或者喂鸡,只等老爸回来。有时候让老妈气极了,会打完我俩然后再把我俩关到东屋。东屋一般是放自行车或者劳动工具,还有冬天用的煤的房间。东屋那时候对幼小的我们来说是间很大的房子,因为是朝向是西边东边没有窗户,西边的窗户还是老式的木格,里面很黑,我记得墙上还有马克思和恩格斯等七个人物的画像,那时觉得这间房子很恐怖的。

    我妈从外面把门搭扣扣上,我俩在黑乎乎的屋子里罚站,我俩一直哭,我妈就在外面说“你俩哭吧,不给我停下,不许出来。”我妈这么一说我俩哭的就更厉害了,妈生气了就去做饭了,也不管我俩了。有一次我边哭边跟妹妹说“别哭了,一会咱爸回来就好了。”这话被我妈从外面听到了,我妈也是觉得好笑,回来跟我爸说了,他俩好像偷笑了很久。

    每次罚站都是我爸下班回来就结束了,我爸只要回家没见到我俩去接他,进来家门还没听到我俩迎出来,就知道我俩不是在姥姥家吃饭,就是被关禁闭了。平时他车子放在院子里,晚上才推东屋去的,这时候就会直接进东屋,然后我俩就特委屈的大哭起来,老爸就拿出买的新鲜玩意哄我俩,拉我们出来,边说我妈“怎么又关他俩了?”我妈就会讲原因,这个时候我俩早就去翻老爸的包找吃的玩的去了,对罚站和挨打早就抛九霄云外了。呵呵,小孩就是小孩,不记仇,也没记性,说不定第二天我俩还犯同意的错误,于是第二天就再上演一遍。。。

    记忆中我最害怕的就是回家我妈批评我,不管啥事,我就怕她批我,要是错误大点,就是挨打,唉。。。。我妹向来挨的少,都是我挨的多,因为她不懂事,我没带好她呀。有时候我妈真的揍我的时候,我撕心裂肺的哭,我希望哭声大点,姥姥能听到,这样姥姥从自家院子就会喊我妈名字说“你怎么又打孩子了”姥姥一发火,我妈就能住手了。有的时候我边哭边说“你不是我亲妈,你是后妈!!”有一次下大雨挨揍的时候我就是喊这这句话跑出家门的,嘴里还说“我要去找我亲妈去”。我妈是哭笑不得的把我给拽回来的。

    后来我妈说起此事“不是亲的?一村子人哪个不说你长的跟我一个模样?还不是亲的?!你亲妈是小刺猬家,你去找她吧。”(小刺猬是一个同学爸爸的外号,全村都这么叫他,特别矮丑,他媳妇也丑,而且她家是全村最穷的,家里连吃饭的桌子都没有),我就撒娇靠我妈身上说我不去她家!我妈推开“别粘我,多大了还粘人,找你爸去。”于是我就跑我爸身边,让老爸抱着,如果被邻居看到了,又是一通数落“你看你孩子多大了,还抱着扛着的?!”我爸只会呵呵笑过。

    现在想起来挨打都是应该的,不是我不按时回家吃饭,就是带我妹去危险的地方玩,不挨打才怪!那时候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我妈喊我们回家去挨打,哈哈。我的屁股当时差不多被打成八瓣了。

  • 嘿嘿,终于想起一件很糗很糗的事情。幼儿园的时候,我们班排练了一个舞蹈,要去乡里演出的。那时候没有汽车,从村里去乡政府是老师带队走着去的,大概2公里路吧,不算远,小孩子浑身是劲,这点路算不得什么。老师特别喜欢我,所以有个老师骑自行车带着我先走了。可怜这次老师的垂青,给我的心灵上留下了深深的阴影啊。

    话说演出的时候,到我们了,我在前排跳完一节之后,就转到后排了,以前排练的时候这样等一会,再跳下一节,然后就结束了。所以我老实的站那不动了,可是我周围的小伙伴却开始重复下一节的舞蹈了,我顿时傻了,但很快我颇有领导风度的,拽了拽前面小朋友的衣服,示意她停下来,可是她不停,我郁闷啊~~~全场大笑,我演砸了

    回来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去的路上老师交代过她们,这次两节连起来演,只有我受优待坐自行车走的,忘记交代我了。那时候音乐是人家准备的,磁带是连起来的,所以她们都被交代好了要连起来演,中间不停顿了。路上我那个悔啊,哭没哭我忘记了,但是直到今天我都感发誓是老师没有告诉我。唉,丢人啊,回家我妈问我怎么样了,我啥都不说,谁好意思说啊!

     不过小伙伴们很快就跑来告诉我妈了,再之后的很多年,我只要一演出我妈就说“你今天 别卖地瓜啊”!“卖地瓜”在我老家的意思就是演砸了的意思。唉,之后的好多年,不管去哪演出我都紧张,甚至一有我的节目我就跑去找老师,要求去掉我。一次失误,毁了我的一生啊,说不定我现在还能做舞蹈演员的呢。

    唉,现在的我唱歌跳舞一样不会,完全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估计我跟我姥姥差不多,落后啊

  • 单位外面是一片麦田,可见我的单位这地方是哪了吧?哈哈,农村啊。领导脑子发热选了这个地方盖办公楼,唉,又让我回到农村啦。眼看着窗外的小麦由绿油油的变成金灿灿的(其实不是金色,应该算黄吧),过3-4天差不多就能收割了,我又想起了小时候的场景。(汗~最近我很怀旧的,怎么和老革命似的,象在写回忆录呢?)

    记忆中我从小就不会农活的,我和妹妹跟别的小伙伴不一样,我俩什么农活都不干,成天跟着大人去田里玩。春天的时候要浇麦田,我跟妹妹会跟大人一起去,在机井边玩水,玩泥巴,到点就回家吃饭,心无二事只知道玩。种玉米的时候,大人要用撅头刨个小坑,然后丢3-4粒玉米种进去,再用脚填土埋起来。这是和小麦套种的,小麦长的高,在中间种玉米,等小麦收割的时候,玉米也就长最多10公分左右。我看着用脚填土好玩,强烈要求去干活,我妈拗不过我,答应了,我干了没1分钟,就再也不去地里了,惹的大家哈哈笑我。太累了,看着简单的活干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最早收割小麦的时候,是用镰刀的,大人们弯腰干活,脸都晒红了,我和妹妹就在低头树荫下捉蝴蝶,偶尔的爸妈或者舅舅就叫我们一声,我俩立马就跑地里去,因为我知道她们肯定发现什么好东西了,一般是熟透的灯笼(一种野果,好像现在超市里也有那种果子,就什么“姑娘”还是“姑鸟”的),或者是几朵紫色的喇叭花,是一种中药材的花朵,花里有甜甜的花蜜,揪下来用嘴撮几下,觉得很美呢,哈哈。有时候会是一种野菜叫“饭布袋,米布袋”,学名是啥我现在也不知道,只知道姥姥也这么叫,1cm长的绿色的长型的果实,咬开来里面有白色的比小米粒还小的颗粒,脆生生的,没啥怪味,但那时觉得很好吃。有时候爸爸单位的同事会集体来我家帮忙收割小麦,我跟妹妹就被反锁在家了。只盼着她们收工回来的时候带回来好吃好玩的。

    最喜欢的是秋天跟去收割玉米,我俩跟在大人后面,她们一般会找几棵甜的玉米秆割下来给我俩,我俩就守着一堆刚刚掰下来的玉米,大口的吃起来。一会看不到大人的影子了,我俩就喊几声,然后再跑到她们干活的地方待着。我俩不敢离她们远了,因为周围都是高高的玉米地,很吓人的(村里传说的流氓好像都是在玉米地作案的)所以我俩几乎不敢离开大人的视线。偶尔的大人喊我俩,我俩就知道又发现野生的甜瓜或者西瓜啦,哈哈,虽然瓜不大,但看到瓜秧上一个接一个的小瓜,我俩都乐的只会笑,啥都不说。然后疯狂的通通揪下来,一个不拉,不管大小生熟。然后大人们给我俩捡几个最大的割开,我俩啃的那个香啊,其实吧,瓜都不是很熟的那种,和外面买的差远了。但吃起来的感觉一点都不差,大概是意外的惊喜影响了我们的味觉。哈哈

    等到玉米秆都割了,田野里什么都收拾干净了,就等着播种小麦的时候,我俩会在地边上的沟里寻找野瓜,和一种紫豆豆的野果。一小串一小串的,吃起来很甜,这种紫豆豆和野葡萄一样,一个长很多穗,一穗有10个左右,一个有黄豆大小。我和妹妹是最喜欢吃这个的,找到一棵,就坐地下吃饱,然后摘下来用手绢包起来,一般去一次地里找回来的能吃好几天。这个东西从夏天就开始有,秋天基本都成熟了。我们几乎可以从夏天吃到秋天,算是我现在想起来都馋的野果子。(好像我单位院子里以前也有几棵的,最近都被根除了)

    现在想想以前农村真好,春天有野花可以采,夏天有水可以玩,秋天还有野果可以吃,到了城市,啥都没有,花也不能乱采,水也不干净了,野果子更是没有了。怀念怀念啊~~~~

    关于收获季节的野果就回忆到这吧,再回忆,我就要冲进地里找灯笼去了。哈哈